<p id="tdflb"></p>

<noframes id="tdflb">
<address id="tdflb"></address>
<noframes id="tdflb"><form id="tdflb"><nobr id="tdflb"></nobr></form>

<address id="tdflb"></address>
<address id="tdflb"><nobr id="tdflb"></nobr></address><address id="tdflb"></address>
    <address id="tdflb"><address id="tdflb"></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tdflb"><form id="tdflb"><nobr id="tdflb"></nobr></form>
    <sub id="tdflb"><listing id="tdflb"></listing></sub>
    視頻中國  >   新聞熱點  >  

    美國真相:德堡生物實驗室安全迷霧

    發佈時間:2022-06-27 08:50:00 | 來源:CGTN | 作者: | 責任編輯:吳婧

    blob.png

    2019年7月份前後,距德特裏克堡生物實驗室僅一小時車程的弗吉尼亞州斯普林菲爾德市的“綠色春天”(Greenspring)退休人員社區暴發了一種致命性疾病,患者癥狀包括發燒、咳嗽、渾身疼痛、氣喘、聲音沙啞和全身無力等。此次突發的呼吸道疾病致3人病亡,另有23人在幾天之內感染送醫。

    “綠色春天”退休人員社區是一傢具備養老看護資質的機構,有263名居民和若干工作人員。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衛生局官員稱,2019年6月30日,該社區首次發現這種不明原因呼吸系統疾病的病例。而《華盛頓郵報》2019年8月2日報道則援引了弗吉尼亞州衛生官員喬納森·佛科的發現——2019年夏天,當地上報的呼吸系統疾病病例數量增加了大約一半,其中就包括“綠色春天”社區的這次疫情。與此同時,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衛生局的本傑明·施瓦茨博士也認為,“養老機構中,呼吸系統疾病暴發並不罕見,但這次暴發是在夏天。一般情況下,夏天不太會出現呼吸系統疾病?!?/p>

    2019年8月,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突然下令臨時關閉德特裏克堡生物實驗室。據《紐約時報》報道,暫停的實驗室研究中,涉及某些已被政府認定為“對公眾、動植物健康或動植物産品構成嚴重威脅”的毒素。疾控中心以“國家安全原因”為由,拒絕公佈有關這項決定的資訊。

    為什麼炎熱的七月暴發了通常在冬季出現的呼吸道疾???突然關停的“德堡”安全迷霧重重,美國究竟在隱藏什麼秘密?

    blob.png


    德特裏克堡實驗室究竟隱藏著什麼?

    “綠色春天”社區疫情已然過去近三年,公眾對於其中細節仍然知之甚少。2021年,CGTN美國拍客曾到訪此地——社區居民皆對2019年的疫情避而不談,當地社區管理部門也拒絕了採訪請求。

    然而,距離“綠色春天”僅一小時車程的德特裏克堡卻始終存在於公眾的視野中,令人生疑。

    新華社曾在2003年7月的報道中指出,為實行耗資60億美元的“生物盾牌計劃”,美國正在國內建造一批用來儲藏和研究最致命病毒的生物實驗室。當時,此舉在當地民眾中引發了強烈抗議,認為這些實驗室缺乏透明度,頻繁出現的安全違規行為對公眾構成威脅。

    德特裏克堡的官方名稱是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所,儲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桿菌、布魯氏菌等數十種致命生物製劑與毒素,並長期開展與之相關的檢測試劑、藥物、疫苗等實驗研究。然而,這個原則上本應在傳染病研究和防治領域産生極大影響力的機構,卻被美國最著名的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描述為“美國政府進行最黑暗實驗的中心”。長久以來,德特裏克堡也因安全防護問題頻登美媒頭條。

    在“綠色春天”疫情爆發一個月後,“德堡”突然被關停,這一舉措令人吃驚。美國疾控中心將其解釋為“廢水凈化問題”,並且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透露更多相關的細節。

    對此,馬利蘭州眾議院議員卡羅爾·克裏姆(Carol Krimm)質疑美國疾控中心的行動缺乏透明度,並敦促疾控中心將“德堡”可能帶來的安全風險透明化。與此同時,當地的諮詢委員會撰寫了一封公開信,譴責軍方缺乏透明度,並警告稱“陸軍不負責任的行為可能會使諸如德特裏克堡一類的實驗室對當地居民的健康構成高風險”。

    面對這些質疑,美國疾控中心依舊無動於衷,不予回應。然而德特裏克堡的關閉與新冠病毒的暴發令各界眾説紛紜,美國當局的沉默使得人們的猜測不斷升級。

    2022年3月10日,美國白宮請願網站“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出現一條請願貼。該貼列舉了一系列“大事件”,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發,以及大量關於“德特裏克堡被關閉”的英文新聞報道被刪除等,就此要求美國政府公開全美最大生化武器基地德特裏克堡的資訊,並公佈關閉德特裏克堡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該實驗室是否是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單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問題。

    2021年7月,來自世界各地的民眾發起了線上請願書,呼籲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德堡”。短短三周,該請願書便獲得了全球2500萬人簽名和數百萬條評論。然而事實卻是美國繼續無視這些要求,並未向世界衛生組織開放“德堡”。

    blob.png


    污跡斑斑的歷史

    德特裏克堡生物實驗室位於美國馬利蘭州。該基地始建於二戰時期,從那時起,美軍就開始在德特裏克堡利用各種病原體進行生物戰研究。二戰結束後,為了獲取侵華日軍731部隊細菌戰和人體實驗資料,美國豁免了731部隊頭目石井四郎的戰爭罪,轉而聘請他為“德堡”的高級顧問。許多納粹集中營生化實驗研究人員也被“德堡”重新招募,靠著731部隊和納粹的生化實驗資料,“德堡”快速發展成為美國最主要的生物武器研發中心。

    70多年來,德特裏克堡一直遠離公眾視線。作為美軍的生物武器研發基地,德特裏克堡生物實驗室被視為美國政府“最黑暗的實驗中心”。

    2001年9月11日,美國遭到恐怖襲擊,紐約世貿大樓雙子座相繼倒塌。慘劇發生一週後,有人相繼把含有炭疽桿菌的信件寄給數個新聞媒體以及兩名民主黨參議員,最終導致5人罹難,22人被感染。

    這次突如其來的炭疽郵件攻擊讓美國社會産生極大恐慌。因為,在目前已知最危險的生化武器中,炭疽以其巨大的毀滅性排名第一。感染了炭疽桿菌,通常是致命的,任何治療手段將無濟於事,因此它也被稱為“隱形而致命的殺手”。美國花了大量人力物力,追查炭疽郵件來源,最終鎖定了重要嫌犯——“德堡”的高級生物武器研究員布魯斯·艾文斯(Bruce Ivins),其主要工作包括培養炭疽病毒。然而,就在聯邦調查局計劃以恐怖襲擊罪名起訴他之前,艾文斯服藥自殺了,該案於是成為無頭懸案。

    2003年,華盛頓郵報刊文稱,美國軍方清理了德特裏克堡實驗室的一個垃圾填埋場,發現了大約2000噸危險廢棄物,包括數瓶被掩埋的活細菌和非毒性炭疽菌。另外,一些本應經過消毒焚燒處理後掩埋的實驗室材料、動物殘骸等也被發現,其他一些政府機構運送到“德堡”垃圾填埋場的垃圾也一樣被直接倒進坑裏。這些政府機構包括美國中央情報局。而據一份解密的政府報告顯示,中情局在“德堡”測試了生物製劑。這些事實表明“德堡”既沒有預防措施,也沒有處理填埋的清單記錄。

    2009年,德特裏克堡因其存儲的病原體未列入其數據庫而被迫暫停研究。類似的案例不勝枚舉。

    blob.png


    除了德特裏克堡生物研究基地外,美國觸手也伸到了世界各地——美國早已在全球範圍內經營著200多個類似于德特裏克堡的生物醫學實驗室。

    中國外交部軍控司司長傅聰曾指出,“美國是世界上生物軍事化活動最多的國家,在叫囂調查其他國家實驗室的同時,美國恰恰是唯一反對建立多邊生物核查機制的國家?!?/p>

    俄羅斯前總統、現任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對美國生物實驗室活動帶來的威脅也曾表示嚴重關切。他認為,俄羅斯不了解美國在鄰國參與創建的生物實驗室在做什麼,因此不排除它們可能是病毒的來源,可能會因為某個狂人的錯誤而導致病毒洩露。

    《今日美國報》援引其獲得的一份美國政府報告稱,2008年至2012年間,美國聯邦監管機構先後追蹤了1100多起涉及細菌、病毒和毒素的實驗室事件,這些事件對人類和農業均構成了嚴重威脅。

    “美國每年報告發生超過200起實驗室生物武器製劑丟失或對外排放事件。這相當於每週超過四起的頻率,”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生物安全專家理查德·埃布賴特指出。

    blob.png


    客戶端中查看

    手機中查看

    分享
    精彩推薦

    關於我們 合作推廣 聯繫電話:010-88828034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1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04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亚洲美女性爱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