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6月26日電 (記者 郭超凱)6月26日是國際禁毒日。當前國際毒品形勢處於高危風險期,合成毒品濫用仍呈蔓延之勢,復吸、交叉濫用等現象突出,毒品問題在一些國家已成“難治之癥”。

在全球毒品氾濫的同時,近年來中國毒品治理成效顯著。過去5年,中國禁毒工作交出了一份“三降”的亮眼成績單——毒品違法犯罪活動下降、新發現吸毒人員數量下降、現有吸毒人員數量下降。

中國國家禁毒辦常務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長梁雲表示,中國毒品案件已由2017年的14萬起下降至2021年的5.4萬起,連續5年年均降幅達20%以上,在全球亦屬罕見。

在國際毒品高危態勢下,中國禁毒工作何以實現“三降”?外界或可從中國禁毒部門的三大部署得出答案。

其一,遏制境外毒品內流滲透。

公安部近日發佈的《2021年中國毒情形勢報告》披露,國內繳毒總量持續下降,但毗鄰西南邊境的“金三角”地區仍是中國最主要的毒源地,南美地區可卡因向中國走私轉機依然較多,北美地區大麻向中國輸入大幅增加。

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繳獲海洛因、冰毒、氯胺酮等3類主流毒品17.3噸,其中來源境外的毒品高達15.3噸,而國內囤積或製造只有2噸。換言之,若能有效遏制境外毒品內流滲透,就能取得打贏禁毒戰爭的主動權。

針對境外毒品內流,中國禁毒部門持續開展“兩打兩控”“凈邊”等專項行動,大力實施“清源斷流”戰略。今年上半年全國移民管理機構在邊境地區繳獲各類毒品4.26噸、制毒物品486.6噸,境外毒品從邊境地區滲透內流得到有效遏制。

此外,中國警方還深化與周邊國家和重點國家的禁毒情報交流和執法合作,組織開展聯合掃毒行動,聯手打擊跨國毒品違法犯罪。

自2011年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指揮部在雲南西雙版納正式揭牌以來,四國執法部門已在瀾滄江—湄公河流域聯合開展118次巡邏執法。該機制運作10餘年來,流域內治安和禁毒形勢得到明顯好轉,毒品犯罪實現了“從猖獗到偶發、從偶發到長時間不發”的轉變,“金三角”地區毒品外流問題得到有效治理。

其二,打擊防範新型毒品研發製造。

零食含大麻成分、“郵票”竟可致幻、特效“減肥藥”是精神藥品……近年來隨著公安機關打擊力度加大,一些不法分子為逃避追查,將新型毒品偽裝成減肥藥、跳跳糖、電子煙等物品,讓人難以辨別、喪失警惕性。

相比冰毒、海洛因等傳統毒品,新型毒品犯罪偽裝性強,交易價格較低,對青少年誘惑大,呈現吸食人群年輕化、在特定場所聚集等特點。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廳長元明透露,近年來檢察機關起訴的新型毒品犯罪案件在毒品案件總量中的佔比已由2019年的53%上升至2021年的57%。

為著力超前防範新型毒品,中國禁毒部門部署開展了打擊芬太尼類物質等新型毒品犯罪專項行動,嚴密防範新型毒品研發製造,確保國內沒有形成新型毒品濫用規模;同時還新增列管58種新型毒品。截至目前,中國已列管449種麻醉品、精神物質,是世界上列管毒品最多、管制最嚴的國家,有效遏制新型毒品蔓延之勢。

其三,嚴打“網際網路+物流”販毒。

隨著網際網路、物流寄遞等新業態的迅猛發展,不法分子越來越多地利用海陸空郵渠道走私販運毒品,渠道愈發立體化、複雜化。從早期將整包毒品藏匿于茶葉、咖啡豆等包裝內,到如今將膠囊狀或片狀毒品藏匿于寄送物品的夾層中,犯罪分子的藏毒手法越發隱蔽。

而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網際網路+物流”更是成為走私販毒活動的主要方式。四川省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主任王小蘭表示,當前毒品犯罪“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傳統交易模式正在逐漸減少,異地轉賬、物流寄遞等不見面交付的交易模式明顯增加。

為了截斷這一販毒路徑,公安機關會同中央網信辦、國家郵政局等部門持續開展網路涉毒違法犯罪治理整頓,建立了長效的管控機制。2021年警方破獲網路販毒案件0.5萬起、抓獲犯罪嫌疑人0.8萬名、繳毒0.5噸。

除此以外,中國還深化全民禁毒宣傳教育,加強禁毒科技攻關。經過多年努力,中國毒品治理成效明顯,極大減輕了毒品危害。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交織影響下,當前全球毒品産量居高不下,中國禁毒鬥爭仍受境外毒品滲透、網路涉毒活動活躍等挑戰,禁毒工作仍需久久為功。